贝乐英语学费太贵“黑外教”盛行!贝乐英语一

  在英语教育机构,“黑外教”泛滥已经是老生常谈的问题,而因外教资质缺失、履历造假等被爆出的问题也屡见不鲜。表面上看,只是缺少了一个资质证,但实际影响和危害却很大,尤其是在少儿英语机构。

  近期,就有北京家长向消费日报金融科技专刊反映,孩子在贝乐英语学习,一年时间里外教换了好几个,家长担心孩子在学习适应方面存在负担,并质疑贝乐英语的外籍教师资质不符。

  近年来,外教市场的热度居高不下,很多英语培训机构也大打外教牌,“北美外教”“金牌外教”等吸引眼球的宣传铺天盖地,相应的,有外教的教育机构,学费价格也相对高昂,出于对外语学习的焦虑和追捧,家长们也是不遗余力地砸重金让孩子学习。但在热度背后,暴露出来的是混乱不堪的真实的外教市场环境,资质不符、履历造假、虚假宣传等都已成为很多英语教育机构的普遍问题。

  前述向本刊反映的家长说,替孩子在贝乐英语报名学习,贝乐英语学费太贵在花了高额的学费之后,学习体验却是非常一般,一年时间里,外教更换频繁,至少换了3-4个,导致孩子承受一定的心理压力,每次都需要花时间与新老师适应,等差不多适应了之后,老师又换了。

  家长认为,每次与新老师磨合的过程,极大地浪费了孩子宝贵的学习时间,也是培训机构对家长财力的不负责任。同时,家长对孩子在机构的安全问题也颇为担心。

  另外,根据家长与贝乐英语内部员工此前的交流称,每次教育局或教委的领导过来检查,贝乐英语就会要求外教撤离,回避检查。前述家长因此质疑,是否是因为外教属于不合法的“黑外教”?

  贝乐学科英语是一家老牌的少儿英语培训机构,成立于2009年,以“沉浸式英语”教学法为核心,使用美国原版教材,为2-12岁的儿童提供纯英语的学科教育。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共有超60家分中心。

  本刊就如上问题向贝乐英语公关人员发送采访函,但截止发稿日,贝乐英语方面仍未进行正面回应。本刊随后致电其客服人员,对方表示,“机构内所有的外教都有教师资格证,都有TEFL、TESOL的资质认证。”但并没有告知具有国际教学资格证书的外教数量及比例,相关外教资质也未予公示,无法确认其说法的真实性。

  事实上,根据本刊了解,外教流动性较大的原因在于这些外教本身就属于非法就业,所申请的签证也并不是工作签证,只是留学、访问或者短期的旅游签证。这种签证受到严格的时间限制,外籍人士需要在签证到期之前回国,因此造成外教人员流动频繁,导致学生很难学到有价值的课程。而在中国做外语教师而没有获得有关部门的批准,就属于“黑外教”范畴,有些是属于机构本身没有办学资质而聘用外籍人士,有些是因为聘用的外籍人士没有相关从业资质。

  那么,培训机构为什么不聘用资质符合的外教呢?原因就在于我国对合法外教的门槛要求较高。根据国家外国专家局2004年9月发布的《关于印发外国专家来华工作许可办理规定等的通知》要求,受聘于中国境内教育机构工作的外籍教师,除了身体健康、无犯罪记录外,必须具有大学学士以上学位以及2年以上的相关工作经历,或者具有国际认可的专业教师资格证书(TEFL/TESOL),怎么学习英语并在省级人社部门取得外国专家证和由省出入管理部门颁发的外国人员就业证,才有资格任教。

  政策的严格,使得具有外教资质、拥有工作签证的合法外教数量少之又少,再加上外教市场的供不应求,滋生了行业内庞大的“黑外教”群体。

  实际上,前述贝乐英语的问题,几乎也是英语培训市场的普遍现象。5月刚刚在美提交IPO招股书的美联英语,也是陷入同样的处境。在其披露的招股书中显示,美联的业务风险之一是聘请的外籍教师没有工作签证和居留许可,此前曾被相关部门处罚过,美联称,之后可能会按照要求,终止与相关外籍教师的合作。

  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何周对本刊表示,违反外国人就业规定的,一般是对相关单位或者个人进行处罚;对于非法就业情形严重的外国人,尚不构成犯罪的,还可能会被要求限期出境或驱逐出境;对涉嫌犯罪的,还可能会被追究刑事责任。此外,对于纳入教育主管部门的机构而言,也可能因为违反民促法的规定而遭致处罚。

  看似是一个简单的资质问题,实则影响和危害却很大,此前,有诸多新闻报道,“黑外教”性侵儿童等极端恶性事件。要减少外教市场乱象,杜绝“外来的和尚瞎念经”,就需要从多个方面进行多维度治理。首先要认识到的一点是,“黑外教”之所以盛行,本质在于市场供需的不平衡。行业人士对本刊表示,市场对外教的需求仍然很大,但是符合资质的学校、培训机构只是少数。根据目前可找到的数据统计显示,2017年中国从事教育行业的外国人已达40余万,但按照目前的政策标准,合法外教数量仅占1/3,外教明显供不应求。

  如何通过切实有效的方式提高外教供给端的数量以及质量,乃是政策制定者需要考量的重点。

  其次是监管机构的问题,何周律师认为,根据国家经验及国内一些地方政府的实践经验,应当尽快在国家层面建立统一的外籍教师资质标准,完善外籍教师的聘任程序和管理制度。

  他对本刊说,首先,应当建立外籍教师公共就业平台,将来华就业的外籍教师全部纳入平台数据库;其次,应当建立外籍教师聘用与从业资质标准,根据不同的教育机构的实际需求设置不同的就业标准,明确外籍教师聘用的程序;再次,应当积极发展外教资质认证机构,对外籍教师的相关资质进行认证。最后,应当建立统一的外籍教师资质信息数据库,方便公众查询外籍教师真伪。

  除了加强和完善监管外,教育学者熊丙奇认为,还需要扭转我国一些教育机构、家长对待外教的盲目追捧心态,要避免“外教崇拜”。“不要觉得是外国人就好,要重点关注一下外教是否有合法的资质。”他对本刊如是说,家长也要意识到自己的责任,而不能单单都把责任推给监管不力。

  值得注意的是,线下英语机构的外教问题是一方面,在线英语教育平台的外教资质问题同样也是关注重点。目前来看,2004年的针对外国人就业的相关规定已与市场情况严重脱节,如今,越来越多的在线英语平台,其外教为在美欧等地的本土人员,这些人并未到中国就业,而是通过互联网在中国远程开展教学,针对这一群体,相关的配套管理细则也需出台。